欢迎光临捕鱼达人2

高晓松:在49岁时和自己和解 睡一个晴朗的觉

坚果炒货 2020-06-30 03:572619捕鱼达人4捕鱼达人2
高晓松

高晓松的全新音频节目于他49岁生日这天在蜻蜓FM上线,在为期一年的节目中,他将以 时光观察者 的身份,站在50年过往的人生节点上回望从自己出生的1969年到2020年之间,五十年的时代变迁。

高晓松希望能和成千上万的陌生人一起,把这50年的成长拼成一张民间年鉴的地图,汇集无数角落的故事。他计划着,50岁以后就不再做新节目了,而这份 民间年鉴 将会是最好的收官。这种感觉有点像当年演唱会上,老狼在台上唱《同桌的你》,台下一排一排,直到所有人都把打火机点着,体育馆里响起大合唱,高晓松默默站在一边,泪雨滂沱。

几年前,身在异国的游子高晓松,曾在某个夜晚独自一人开着车反复听罗大佑那首词义模糊的《思念》,只为最后一句: 挥洒你的笑容回身一转,别了我年少的烦恼寂寞与过眼云烟。 那一刻,他想的是, 原谅我没能像少年时在你的歌声里发誓,要坚持过那样的生活。

到了这个年纪,高晓松说,生活中很多自己曾经憎恨、鄙视或发誓永不妥协的,已经可以欣然接受,比如对家国、乡愁、爱与等待,岁月和自己。高晓松有着极其折腾且丰富的 前半生 。如今,他发现,人生很像小时候,到院里去玩可以玩很多事,踢足球、打篮球、弹玻璃球,玩各种各样的东西,实际上玩一会儿天就要黑了。每次想到这个场景,年轻时候那些毛病就都没有了。

他说,他只是来玩一会儿的,反正玩一会儿天就黑了,就该回家了。

在即将进入50岁的时候,高晓松对自己的期许就是,希望有一天,自己对周围的人、对这个世界不再有期许,可以 静观众妙 ,能这样就太好了。

我们试图想让高晓松进行一次自我采访, 高晓松 会有什么想问 高晓松 的问题?他回答,并没有。但是他仍然交出了以下这份答卷,在这份答卷里,能看到自我对话后,他关于岁月的困惑、人类与生俱来的焦虑以及如何自我和解的探寻。

编者注:总听到身边很多年轻人说,爱听高晓松说话,仿佛生活里一些迷茫和困惑,能在他的字里行间得到暂时的喘息。于是新京报记者也搜索了当下最热的关键词,它们也许代表着现代大多数人们焦虑的根源。

高晓松自述答卷

进入50岁之前,我想总结一下

2020年的11月14日,这一天我就要50岁了。我经常对自己说,50岁以前过一种人生,50岁之后过另外一种人生。

50岁以前要奋斗,努力披荆斩棘,寻找一条前进的道路,总要到力所能及的地方去看看。到后来发现,自己可能也并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,前进是没有坐标系的伪命题,最多是依赖社会评价体系的前进。真的到远方了吗?越过山丘了吗?不是年少时候想象的样子。

Copyright © 2020 捕鱼达人2 版权所有